◎小提醒,本篇扭曲原創性格。

◎依故事情節需要,可能會有〝R16〞以上的劇情出現,言詞直白了點,這樣。()

 

以上,若能接受劇情及文筆,就請盡量享用。謝謝XD

 

以下,正文。

 

 

………

08.

 

原來感情這種東西這麼容易破碎,怪不得那些戀愛中的人們一直都很小心的保護著。

 

羅伊翻著早晨送來的報紙時,默默的想著。他難得將目光停留在即使每天在翻閱卻一直忽略過的投稿小品文中,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就只是突然想看看而已。

不過內容大多都是有關於熱血羈絆的、真摯友情的以及陷入熱戀中的,隨意翻來翻去就是沒看見有關情傷的。半晌,羅伊稍微愣了些,怎麼?難道自己已經無法到這種地步了?得看參考別人的故事來化解自己的困境?

 

嘖嘖,還真沒用。羅伊不禁自嘲著。

 

「我說,中將。」老菸槍突然隨手敲了敲桌角,要羅伊別在一直翻報紙了,「報紙都快被您翻爛了,該做事了吧?

 

對於哈博克的出現,羅伊已經選擇無視,接下來對他說的工作內容更加無視。

 

「喂喂別無視我啊。」哈博克盯著上司一段時間後皺了皺眉頭,雖然已經習慣他撇開眼神時常露出一副就是在說〝我沒興趣〞的豆丁眼

 

「這些文件您今天得處理完畢啊,中將。」

 

哈博克乾脆直接將文件壓在報紙上,試圖阻止上司在繼續翻下去。

 

「是是是,就等等處理吧。」羅伊索性的放下報紙,慵懶的用力伸了個懶腰。

既然不能看,不如就翹班吧。他想。

 

多久沒這麼慵懶過了?羅伊在內心默默細數著。

 

「中將,您要是這麼討厭每天早上看到我出現在您面前,怎麼不去求她回來?」哈博克撓了撓頭髮。看似有些無心或者有意,只是當事人似乎還不曉得自己說溜了嘴。

 

平時的辦公室內,除了能看見一群男人之外,至少還能看見一個女人。但那女人的身影卻不見兩個禮拜了。知情的人不多問而不知情的卻常問。

 

此話一出時,使坐落在一旁的菲利停下手邊工作,而站在書櫃前正抽出文件夾的法爾曼頓時停下動作,導致一些紙張飄落地上,正在覓食的普雷達才剛將熱狗麵包塞進嘴裡,還掉了一片生菜在地上。

 

整間辦公室頓時變的鴉雀無聲,在哈博克還在撓頭的瞬間,突然感受到三個人的異樣眼光及一陣低氣壓撲面而來,才驚覺自己說了什麼「啊哈哈開玩笑的別放在心上──」

 

他揚起嘴角乾笑著。他可以想像,這可比之前嘲笑他結婚後的那兩波虧損話還要嚴重,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自作自受嗎?

哈博克感受到眼前的人已經任由瀏海遮住自己的眼神,強烈感受到他全身正散發著〝你找死嗎?〞的氣息,正一點一點的扒開自己

 

「冷、冷靜點啊」或許做些最後的掙扎,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此時正陷入一場人生危機中的災難,該逃?還是該留在原地?

 

當然,哈博克那求救的眼神也嘗試著對著他們那群人,只是他們都個個別過頭無視

 

嘖,真是一群無情的傢伙。

 

「你這傢伙,還真是口無遮攔啊。」

 

」上司的言語,讓哈博克回過頭看向他,與他的黑瞳對上後瞬間冒了冷汗。毫無起伏的聲線加上讀不出在想什麼的眼神不禁讓自己嚥下那股心慌的心情。

 

「我都盡量不去憶起那些事,但你總是愛挑起。」這話根本是騙人的。明明才剛在無意間去注意,這時卻說沒去想,看來自己也只是想找些事來度過那些時間來掩飾自己的不安及不知所措。

 

「為了讓你不在拿這些事來點醒我,從明天起你開始給我穿女裝來上班。」好吧,看來自己欺負人的惡趣味,只好找這個冤大頭來發洩。

 

羅伊非常自然的說著這些話,幾乎是無視眼前的老菸槍已經僵硬在自己面前及待在他身後的那群看戲的傢伙已經憋笑到流眼淚了。

 

 

 

~~~~~~~~~~~~~

 

 

她去哪了?

 

每個跟羅伊共事過的人,幾乎都會問。

一、兩天沒看見兩人同時出現還覺得可以接受,但時間久了,大多數的人便會開始好奇。

 

都會趁他單獨行動時,偷偷向他提問。只是他都笑而不語,或者是用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來塘塞。

 

即使午休時間,他們那些好奇心也不曾放過他。

 

好不容易從食堂中逃回辦公室的羅伊,才剛推開門,就看見哈博克繃著一張臉緩緩將手中的信舉到他面前。

 

 

啊,真是懷念的地方。〞

 

 

是一封來自東方司令部的出差信。

羅伊伸手接過信封後,看了一下信封上的水墨印。

 

往後一翻,才發現編條上的印鑑竟然還是古拉曼的

這是存心要自己去那邊找他孫女的嗎?還是別有目的?!

 

對,所有人都在問的〝 她去哪了?

莉莎並沒有去哪,只剛好遇上短期調動,又剛好在兩人處於不知所措的期間而回到東部就職罷了。

 

這件事,除了在自己下令時,待在同個空間的夥伴們知道而已。當然,這群傢伙也沒笨到會到處宣揚,自然而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中將,若您不想去,是可以拒絕的。」哈博克趁羅伊在閱讀信中內容後,湊上瞄了一眼內容,「還是說,想找人替您去也行。」

 

反正工作內容好像也不是去肅清敵人。只是去那邊當個幾天的指導官員。

 

「既然閣下指名了,我能不去嗎?」羅伊將信對摺,塞進胸前口袋後聳了聳肩。自己也不曉得哈博克是對這信封的含意了解多少才會提出不去或換人去。可能也只是出自於好心,畢竟他也是前來詢問過的其中一人,雖然內容不是莉莎去哪了而是詢問與她的事情如何了。

 

再說,古拉曼應該還沒從莉莎那得知最近發生的事。

要是曉得這覆水難收的事情後,那老閣下早就殺來辦公室然後惡狠狠的料理自己想到這,羅伊不由自主的背脊發涼。

失去聯絡已經有兩個禮拜了吧?莉莎沒主動聯絡自己,自己也沒那個臉去連絡她啊,是有那麼一次啦,只是對方不曉得是在忙還是故意不接電話就是了。

 

所以說,這封出差信的用意,大概就是古拉曼想藉由這次的機會,讓自己去找莉莎。這次她調動的時間也不好說多久,短至一個月長至一年,甚至有意願的話也能長期留在那教導新人。

 

「是嗎?還以為您又會像前幾天那樣,心煩到愁眉苦臉呢。」

 

老菸槍稀鬆平常的為自己點了根菸後將菸盒舉向羅伊面前。「還抽嗎?」明知羅伊已不抽菸,但對於心煩意亂的人來說,菸和酒精可能就是種好東西吧,他想。

 

「不了。」早就戒了。羅伊不理會他的提問反而是簡單的回應哈博克後繞過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後默默的想著。很多東西和事情在與莉莎相處後都改變了。

 

以前,當自己心煩時還會獨自躲在夫人那或藏匿在街道巷子裡藉著抽點小菸或喝點酒來麻痺自己,當自己繁忙或偷懶不想飲食正餐時,常以速食麵或簡單的軍糧來充飢自己。當然,這些不良的生活作息,讓自己常往醫院的注射處報到。手背與手肘處常有針眼的關係,被莉莎發現時她訓了自己好一段時間。

 

「您打算什麼時後出發?

哈博克叼著菸,走到羅伊的辦公桌前,語氣輕浮的伸手拿起從一早就被上司丟在桌上的資料夾後翻了翻。果然還是沒審查嘛!!

 

「兩天後。」羅伊伸手奪回他手中的資料夾,「當然,這些文件會在兩天內會處理完。」

 

畢竟在這堆文件中,就發現有部分文件是有關商店街的提案以及修改新政策的提案。

 

 

 

今天羅伊難得加了班,趁機會將提案全部處理完畢。「這部分你就先交上去吧。」他丟下手中的筆後用力伸了個懶腰。

 

「真難得您會先處理商店街這提案。」哈博克翻了翻厚厚一疊的文證。「在那裡是有什麼東西讓您這麼想照護的嗎?

 

哈博克笑笑的問著。難道是有新對象在商店街??還是看上哪位年輕貌美的姑娘??當然,自己也沒笨到會問出口。所以也只是內心想想而已。

 

「沒什麼。」羅伊瞇著眼打了個哈欠。嘴裡雖然說著無關緊要的語氣,但再怎麼想解釋,自己也不會說出是因為莉莎很在乎那個地方、那些老居民們。

 

「既然沒事,那麼就下班吧。」羅伊隨手拿起披掛在椅背上的長大衣後,朝著將資料抱回自己桌上的哈博克揮了揮手。

 

並暗自感謝這傢伙常陪自己做善後或處理那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

09.

 

 

「兩天後嗎…?」羅伊在走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隨手抽出被自己擱置在胸前口袋的信紙,若有所思的想著。去那邊就意味著會遇見她,對吧?自己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她?

那天在自己選擇放手的隔天就收到莉莎得調去東部的指令,當時還以為她會乾脆的回來住處收拾全部屬於自己的物品和衣物。沒想到她也只是簡單的拿了幾件衣服和一個皮箱就出門了。

 

這樣的舉動是指這樁婚姻還是有挽回的機會嗎?

羅伊踩著石階上的水窪,再次踏進那熟悉的地方。

 

 

怎麼又來了?

 

隨著掛在門上的鈴鐺聲而回頭的聖誕節夫人,忽略店內的吵雜聲,直接對著剛進店裡的羅伊拋出無奈的眼神時邊想著這小子最近是怎麼了。太過頻繁了,先前在約束之日期間,常來這是為了收集情報,順便擴展人際。但他最近來這,就像單純借酒消愁…?

她不禁挑起眉尖,看著羅伊面無表情的往自己面前的吧檯前坐下。

除了已經有段時間沒看見莉莎而夠自己無限猜想了,就算問了,他也只是隨機敷衍帶過。其實也不是沒想過,乾脆找的情報人去跟蹤,但後來想想也就算了。

 

「我說,你最近也太常來了。」聖誕節夫人索性拋下所有疑問,帶著難得透露的關心語氣勸說:「都一把年紀了,每天都喝那麼多真的好嗎?

 

「有愁,喝酒解愁,不是天經地義嗎?

 

聖誕節夫人不發一語的聽著羅伊的語氣雖然帶點冷淡,但表情卻有了些變化。或許連他本人也沒發現這藏不住的憂愁正一點一滴的從他的眉間及眼神透露出自己的不安及惆悵。

 

 

似乎是發覺夫人筆直的視線而讓自己感到不安,羅伊收起思緒,恢復往常慵懶的模樣。隨興的將右手手心撐著下顎,略為自嘲般的揚起嘴角,「夫人,就老樣子吧。」他揮了揮空閒的左手,似乎不想讓夫人繼續這個話題。

 

」夫人沉住氣,對於羅伊不理會自己的勸導而有些不悅。但還是推了杯冰水到羅伊面前,「今天就別喝了。」

 

她故意別過頭不理會羅伊那微皺起的眉頭,順手為自己點了根菸。

夫人斜睨著他先是愣了愣後才伸手接過杯子,露出一副不情願的表清,緩緩的將冰水灌下肚。

 

「話說,你不是準備要去東部。」

 

「嗯?」羅伊停下啜在唇邊的液體,不自覺得從喉嚨擠出了一個細微的音節。突如其來的字眼,讓他抬頭看向夫人。記得自己應該還沒告訴夫人這件事吧?

 

 

「驚訝嗎?」夫人突然若有所思的笑了,並解釋著。「這裡最近來了新的情報員。」她豎起的大拇指隨意的指了指坐在羅伊不遠處留著一頭棕色長髮的女人。

 

「當然,她。你也認識。」夫人簡短的敘述著。隨著羅伊的視線同時落在同個女人身上後吸了口菸。

 

」棕髮長度及腰的背影,羅伊已經見過太多次了。這幾個月內,不時就能看見這熟悉的身影。即使她不用轉身、不用開口,就可想而知,她是誰。

 

 

「夏莉

 

熟悉的名子閃過腦海中,讓羅伊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而這樣的聲音即使細微,但仍被棕髮女孩給捕捉到。「真沒想到您還記得我的名子。」

 

夏莉仍背對著羅伊,但那柔和的聲線中帶著幾分的訕笑聲。不意外,這聲線讓羅伊覺得略微刺耳。

 

「距離您再次呼喊我的名子都不知道過多久了呢。」夏莉突然轉過身,雖然面帶著微笑但這笑容中不知藏著多少的嘲諷。

 

 

夏莉收起微笑,隨手端起放置在桌上的酒杯後緩緩的走向羅伊。「自從您跟您的副官

 

夏莉突然頓了頓,裝出思考的模樣,自然的往羅伊身旁坐下後問道:「嗯?那個她叫什麼抱歉,都那麼久了,我還真是不長記性啊───」

 

眼前這女人大概是除了顏值和身材之外,應該已經沒什麼好欣賞了。

甚至羅伊還打從內心覺得,當初是哪顆眼睛瞎了才會和這女人扯上關係。

還有,她是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討人厭…?

她一開口就句句酸言酸語,讓他不禁蹙起了眉頭。

 

羅伊撇過頭不在搭理,繼續啜著杯中的冰水。

 

「您還真次無情,利用完後就不需要了嗎?」夏莉挑起眉尖,不悅的心情完全寫在那端正的臉上,「看來您部下口中所謂的〝溫柔〞見解可能有誤呢。」

 

「還是說,您的溫柔只獻給那個人?但得不到所以只能利用〝溫柔〞來騙取別人的心意,而得到那人的反應?

 

口無遮攔又咄咄逼人的舉動讓羅伊深鎖著眉頭。

就算自認自己脾氣在好而男性的本能也在內心吶喊著不許對女性無禮之類的言語。但眼前這女人卻不斷的挑起無稽之談的談話內容。這下該生氣嗎?不說話就被當成啞巴嗎?

 

「夏莉小姐,請注意妳的用詞。」羅伊吸了口氣,沉住氣。好吧,本能告訴自己別意氣用事,反正夏莉現在所說的,十之八九是事實。

 

「還有,關於妳的提問,我不想做任何回應。我記得之前已經有跟妳解釋過,對妳,只是不討厭而已。並沒有達到所謂〝愛情〞的階段。」

 

好吧,所謂〝不負責及惹人厭〞的性格通通實踐在這女人身上,自己內心也不是沒感覺,可能也存在著一些些或一絲絲的罪惡感浮在心頭上。但從一開始,和這女人協議的內容就是純聊天和吃飯而已更何況,這種條約般的互動就是由夏莉自己所提出的想法。

 

起初,也只是單純借著夏莉來配合莉莎說的〝交個女朋友。〞

當然這樣的行為,第一個發現不對勁的竟然是老菸槍!!

挺意料之外的發展,還以為自己將這場戲偽裝的很好。

 

 

〝您這樣是不對的。〞

 

 

和夏莉達成協議後的某天下班時間,哈博克突然戰戰兢兢的走到自己面前然後說了這句話。

說真的,當下還真的反應不過來,直到他說出名子,才驚覺他在敘說什麼

 

 

「我」夏莉看著羅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後,想開口說下去時卻被一陣清脆的咳嗽聲適時的阻止這令人猜想及隱私的對話。

 

 

咳、咳───〞

聖誕節夫人的咳嗽聲不間斷,忽大忽小。羅伊抬頭才發現那陣聲音不是故意發出來的而是夫人似乎是對於之間的談話內容而被瀰漫在身旁及口中的煙給嗆到

 

羅伊轉頭對著夏莉說著:「我想,這談話還是點到為止吧。」看著她沒什麼反應後,原本想起身到夫人旁,卻被夫人給搖手拒絕。

 

夫人口中細聲嚷嚷著沒事時還是稍微輕咳著。

「夫人,您也一把年紀了,是不是該把菸戒了。」羅伊突然有點想笑,無奈的仰起嘴角,隨手抽掉夫人手中的菸後捏熄。

 

」就在一瞬間,被晾在一旁而被羅伊無視的夏莉突然感覺到自打臉,對自己的提問與羅伊的回答而感到氣憤。

 

就算是如羅伊口敘的一樣,兩人的情感關係並沒有達到愛情,但還是算有在一起過吧?怎麼可以這樣就算了?

 

自我意識良好也好、行事霸道也罷。夏莉就是想要眼前這個男人給她一個交代。

 

 

就這樣吧,夏莉內心訂了個案後默默的開口:「那麼,身為您手中的〝犧牲品〞的我,有件事希望您能答應。」

 

對於夏莉突然提出的字句,羅伊並沒有正視她。用著餘光斜睨著她臉上掛著以往的微笑,並緩緩的接近著自己...

 

 

 

 

 

(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各位好阿XD

今天我才知道!!昨天是情人節!!!!! (大驚)

而且還是朋友告訴我的 (大笑)

他突然問了我說:「巧克力呢?」

什、什麼!!!!我當下的反應就只有〝什麼〞兩個字"

後面我還回他說,想吃自己買阿...後來才跟我說是情人節啊!!!!!!! (跪地)

這麼重要的節日,我竟然會忘記"

能毫無忌憚灑糖的日子竟然被我忘了 (...)

好吧,以上又是我的牢騷" (揉臉)

 

那麼,就說說這篇吧"""

這煙就比較屬於羅伊的小自白吧(?)

稍微敘述了羅伊的〝舊〞女朋友~夏莉"

老實說,夏莉、夏莉、夏莉,打久了就變成下痢了...

(下痢這是再指〝拉肚子或腹瀉〞) (大驚)

也不曉得怎麼會想用這個名子"(汗顏)

雖然是這麼說,但還是寫得很開心~

 

然後嘛,最後夏莉到底跟羅伊約定什麼~(我還在想!!!)))

後續故事會慢慢提出的XD

 

順帶一提XD

其實這系列本來只想寫個五篇左右"但在不知不覺中繼續寫了下去 (掩面)

可能又是老話〝因為是虐文〞!!!  (遭踹)

然後,我已經有點打算跑個老梗路線了XD 

 

 

嗯,以上。肺腑之言非常多XD

感謝閱讀到這及不嫌棄的朋友們~ (鞠躬)

 

2018 / 08 / 18   燕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燕野 的頭像
燕野

閒到發慌!!

燕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